基督城的杀人网红

文/李杨白梦

2019年3月15日下午1时40分,在这个几乎用地名就可以讲完整个故事的地点——基督城里的光明清真寺,这座新西兰的黄色圆屋顶的寺庙数了一个数字,死者42人。

凶手叫布伦顿·塔兰特,白人,28岁,他是各种激进主义的追随者以及执行者。塔兰特在Facebook直播了这场屠杀。高亢的屠杀场景通过镜头摄制传到世界各地的手机屏幕里,但观众觉得和狙击反恐游戏没什么两样——迂回的路线,击杀路人,自已不需要开枪就可以杀死镜头前的人。

这似乎不怎么可怕,太遥远了。案件还要进入对嫌疑人高度保密的审讯阶段,不会有很多的私人信息流露出来,就像42名死者中有多少是穆斯林,有多少是黄种人,有多少是白人,塔兰特的心中也有一百个屠杀的动机,其中十五个可能是白人至上主义,十个是因为受到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激励,剩下的任由各个派别的媒体按需组建想像。受害人面目模糊,凶手被填充各种想像,包括被代入。

代入凶手的,不仅仅是白人至上主义者,甚至连穆斯林也会产生这样的想像。毕竟,那画面如同视频游戏,在你观看的时候,你只能先代入,再逃脱。这是视频载体对现实世界的反向吞噬。

但你可以说,不,我不是凶手!我手上没有枪,正如意淫不是强奸罪。若观看即罪名,由罪犯组成的陪审团也会判自己无罪的。

于是,你得到了赦免,和那些已经在网上寻找枪械卖家的未来杀人犯一起得到了赦免。在现在的规则下,你是没有错的。但是,你做了什么呢?观众的麻木,为世界对用暴力来表达进行了容忍,你站在最不可能被杀的队列的最后一位,完成了这次观看,而且这条队列有70亿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排到你呢。

但是你要小心啊,布伦顿·塔兰特本来就排在你的旁边,他跳出了队列,举起了你也可以拥有的散弹枪,杀死了排在最前面的42人。仅仅是因为他们站在光明清真寺的院子里。

而你呢?在那之前,你做了什么?

不用想也没关系,毕竟你已经被赦免了。

2019.3.20 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