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情人

致Sylvia Plath 诗/李杨白梦 人满了,门关上了 隔着早班地铁车厢 的玻璃门,我像 一具未死透的丧尸…

排练

诗/李杨白梦 已经安排好了 那么多的悲伤的结局 就差故事了 但我们 还没有剧本呢 那么,我们随便说些什么 可以…

花开在那儿

花开在那儿 自发芬香 所有的雨水带着有意的夏季 更换了这片森林 花开在那儿 色彩斑斓 哀伤的梦牵引来了鸟儿做作…

恰克与飞鸟

恰克与飞鸟 诗/李杨白梦 因为我们只有一次道别 我多想把一万种 再见的方式,都同时 用出来 但到最后 我只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