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情人

致Sylvia Plath

诗/李杨白梦

人满了,门关上了
隔着早班地铁车厢
的玻璃门,我像
一具未死透的丧尸一样
紧紧地盯着你,我的
地铁情人

长发流垂在你的双肩上,飘摇
你苍白的脸庞上一层薄薄的腊
淡紫色的的长裙装着春天的碎片

(三百万平方公里的青青草原上
只跑着一匹不知道疲倦的马)

你百无聊赖地看着手机
排在队伍的前头
等待下一趟车
比特在你的手机里跳舞
我在地铁车厢里被卡住
一条还能喘气的沙丁鱼

你没有抬头看一眼
被埋在人群里的我
我是不是脸上都是人群
人群是不是都长着我的脸孔
我准备竭力大叫,但
没有叫出你的名字:
我们未曾相识,不会相识

八十秒,地铁靠停的时限
你和我爱情的寿命
在电轨上滋滋地烧尽
我们实践了情人的真谛
——分别

我们都曾困在
2019年的这一天
地铁会在科韵路丢下我
地铁会在杨箕站送走你

以后,花城汇所有的夜晚
都会为我们射出
爱欲的激光
闪烁变色的小蛮腰
会为我们敲着
伤感的摩斯密码

我们将变成难民。
以后所有的日子里,
透明的飞机不间歇地
从空中轰炸
向城里抛丢
沉默的炸弹
我会连续幸存到
2055年
而你,我的地铁情人
会死在2072年

到死的那天,你和我都会
绝望地呐喊
让我再生一次
让地铁倒回去吧

然后我们会再回到2019年
在科韵路地铁站
我觉得,这一次
你还是不会抬头
看一眼,被埋在人群里的

2019年4月17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