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尔克《预感》:感知因积累成为经验的一个例子

里尔克《预感》:感知因积累成为经验的一个例子

里尔克认为,「诗,并不像一般人所说的是情感(情感人们早就很够了)—
—诗是经验。」里尔克所说的情感(emotion),和感觉(feelin
g)并不一样(诚然,感觉是诗的基础之一),而是「人对所处环境或外部事物
的联系而自然而然产生的本能反应」。诗由环境和感觉产生,但不仅仅是这些东
西,那么,里尔克是如何将这个观点应用到他的作品里呢?我尝试从他的作品
《预感(Vorgefühl)》读出一点东西来,限于本人水平,仅就汉译本
和英译本为赏析的对象。

在这首诗中,里尔克首先构建了「我」的存在:「我」如同被无限空旷所包
围的一面旗帜。在诗中,「我」是唯一和最先的确定感的实体,而世界则是未被
填满的感觉容器——「我」的存在被定义为未存在但必然存在的感觉的客体。将
「我」定位于客体,则是里尔克的经验观的第一步实现——情绪与经验的的一大
区别就在于自然流露与审视。「承受」已经表明诗人承认,人的感觉是由客观事
物(阵阵来风)所激发的,这就是对感觉(感受)产生的自我认识。一旦产生这
种审视的高度,肯定就不能下降回到单纯的感官审美。诗人开始由已推人,门、
烟囱、窗和尘土等其他客观事物在处于相同的环境下,是如何作出回应,这就是
感觉积累到一定程度后,本身成为了客观的事物:一旦成为可以推演运算的因子,
便升华成了经验。

审视从自身出发,又可以回到自身。当巨大的实体逼近,「我」因感知成为
了主要受体。

(实体的)风暴来临,诗人并不是单纯地感到恐惧,但亦在浑身发抖,诗人
对这场风暴是「有所准备」的。「Ialreadyknowthestorm
s」——「我已经知晓了这场风暴」。在他的眼里,这场风暴虽是初次谋面,却
似乎是一位熟悉已久的老友,即是说明,二者肯定是有相通之处的。至于何处相
通,下面会说到。

风暴冲击着「我」,「我」作为前文所述的「必将被填满感受的容器」真正
被充满,这个容器开始显现实体的性质——「激动如大海」,喻体作为一种客观
物,用来描述虚拟的感觉,感觉在得到理性的约束(接受喻体)后,进入了更大
空间来发挥。在各种各样的感觉积蓄到一定的量之后,于是「我」作为唯一的
「感觉填充物」被定义。「本我」的概念被抛弃了,感知和另一实物的感知所相
通,于是「我」进入了「风暴」中心,「实体」与「实体」竟然得到了融合。这
就是为何诗人说对这场风暴是「认识」的。

经验是感觉和认识积累计算的结果。这首诗是将自身作为情绪的主体,得到
最真切的感受,却又同时作为旁观者完成对这场体验的多角度纪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