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情人

致Sylvia Plath 诗/李杨白梦 人满了,门关上了 隔着早班地铁车厢 的玻璃门,我像 一具未死透的丧尸…

排练

诗/李杨白梦 已经安排好了 那么多的悲伤的结局 就差故事了 但我们 还没有剧本呢 那么,我们随便说些什么 可以…

花开在那儿

花开在那儿 自发芬香 所有的雨水带着有意的夏季 更换了这片森林 花开在那儿 色彩斑斓 哀伤的梦牵引来了鸟儿做作…

恰克与飞鸟

恰克与飞鸟 诗/李杨白梦 因为我们只有一次道别 我多想把一万种 再见的方式,都同时 用出来 但到最后 我只说了…

两周岁

“爸爸去上班了,” 我穿好外套 皮鞋 背上电脑包 打开门之前 向今天两周岁生日的女儿道别说: “拜拜。爸爸晚上…

科韵路大雨

诗/李超华 它掉落下来之前 是列好了 要打湿的清单的: 中国银行 建设银行 平安银行 还有其他银行 所有泊在园…

交叠

一瞥间同时看到了现在和未来 一瞥间同时看到了女人和白骨 一瞥间同时看到了欢乐和悲哀

文明

996的加班制终于写进宪法 聪明的人类都像奴隶一样被使用 但是他们可以像排队进入毒气室一样 走向上流阶层(充满…

嫁妆

在我遇见她的时候 她快要嫁出去了 春天给她准备的嫁妆里 她只带走黄色的叶子 以及一缕凉风

生意不好的娼妇

我差点踏进了一个蛋糕店 她没有拒绝我 但我也没有进去 我退了回来 进去了麦当劳 她改为拥抱了 一个穿着白色羽绒…